第三十五章 火焰喷射破耳朵丧命 飞身上船猪十六复仇

    半个月后,沙洲上的野猪遭遇了灭顶之灾。对此,莫言的《养猪记》中有详细描写:

    1982年的1月3日,由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乔飞鹏任

    顾问、由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并荣立过战功的复员军

    人赵勇刚为队长的猎猪小分队,乘坐着机动船,吵吵嚷

    嚷地登上了沙洲。他们没有像一般的狩猎小分队那样隐

    蔽潜行,他们甚至有点故意张扬。他们有资本张扬。他

    们全队十人,配备了七支“五六”式冲锋枪和七百发特

    制的穿甲弹。这种子弹虽然打不透坦克的钢板,但打穿

    野猪的肚皮绰绰有余,哪怕它们肚皮上滚上的松油、黄

    沙比大饼还厚。最让猎猪小组有恃无恐、跃跃欲试的还

    不是这枪这弹,而是三具火焰喷射器。这玩意形状古怪,

    乍一看仿佛是人民公社时期农民们喷洒药粉时使用的喷

    粉器。前部是一根长长的尖嘴铁管和击发装置,后边是

    一个圆滚滚的铁筒。使用者是三个经过战火考验的复员

    兵,为了防止被烈焰烧伤,他们的前胸和脸部戴着石棉

    布制成的厚厚的防护器具。莫言写道:

    小分队喧闹的登陆自然引起了野猪们的注意。“破耳

    朵”新王登基,巴不得与人大战一场树立权威。它听到

    报告后兴奋得小眼发红,立即以尖声嚎叫纠集起队伍。

    二百余头野猪,像武侠小说中那些邪门教派里的喽啰们

    一样,齐声尖叫,类似于山呼万岁。

    接下来莫言描写了残酷而激烈的屠杀场面,令我不忍卒读。毕竟,毕竟我也是一头猪。他写道:

    ……跟第一次战斗的场面类似,这边是猪的队伍,

    “破耳朵”照旧蹲在阵前,身后如雁翅般排开一百余头猪

    的梯队,还有两队猪,每队约五十头,从两翼快速包抄,

    很快就成了三面包围之势,而猎猪小队后面即是滔滔大

    河。这样的阵势似乎已经稳操胜券,但那十个人,好像

    没有觉察到危险。他们三人在前,面东,对着正面的大

    队野猪和猪王“破耳朵”。左右各二人:面南、面北,对

    着侧翼的猪群。那三个扛着火焰喷射器的人,站在最后,

    左顾右盼,显得很是悠闲。他们说说笑笑地往东推进。

    猪的包围圈渐渐缩小。当距离猪王“破耳朵”约有五十

    米时,赵勇刚一声令下,七支冲锋枪同时向三面开火。

    枪机都在连发位置上。先是三发点射,又是三发点射,

    然后一梭子弹全部倾泻而出。“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这样的速射武器射速之快、威力之大超

    出了猪们的想象。七支枪,一百四十发子弹在不到五秒

    钟的时间里悉数射出,三面猪队中,最少有三十头猪中

    弹瘫倒。它们中弹的部位,基本上都是头颅,穿甲弹穿

    透颅骨后,弹头便在颅腔内炸开。这些猪都死相甚惨,

    有的脑浆进裂,有的眼球进出。“破耳朵”凭着猪王的本

    能在枪响时低下头,一串子弹把它的那只好耳朵打成了

    碎片。它哀嚎一声,对着猎猪小组飞扑上来,而此时,

    后边那三位身背火焰喷射器的队员以久经训练的熟练动

    作前冲三步,扑地卧倒,同时击发,三溜火光,三条火

    龙,向着他们各自的前方喷出,并发出一种类似于一百

    只白鹅拉稀的合声。那火龙前端一团黏糊糊的烈焰,迎

    面包裹了猪王“破耳朵”,火焰轰然腾起,约有三米多

    高,猪王“破耳朵”消逝了,只有一团火焰在奔跑,在

    滚动,大约二十秒后,便停止运动,就地燃烧。南、北

    两面,领头的野猪遭到了与“破耳朵”完全相同的命运。

    因为这些野猪,身上都沾着厚厚的松油,是极易燃烧之

    物,凝固燃剂只要有一点溅到它们身上,便会引燃它们

    的身体。几十头猪身上着火,奔跑,尖叫,只有极聪明

    的就地打滚,不聪明的乱窜。它们钻进柳丛,钻进草窝,

    引发火灾。沙洲上浓烟滚滚,焦臭熏天。没中枪弹、没

    被火烧的野猪们完全被吓傻,丧失理智,无头苍蝇一样

    乱撞。猎猪队员们托着冲锋枪,立姿,用一个个准确的

    点射,送野猪们见阎王……莫言写道:

    这场疯狂的屠杀,用环保的眼光来评价,显然过分。

    让野猪如此惨死,也嫌过火。怪不得当年蜀相诸葛亮在

    火烧藤甲军之后喟然长叹,潸然泪下。我2005年访问韩

    国与朝鲜的板门店,看到在三八线两侧那宽约两公里的

    无人区内,成群的野猪在那里追逐打闹,树木上鸟巢累

    累,白鹭成群飞翔林表,想起当年我们在吴家嘴沙洲上

    组织的这场大屠杀,心中甚觉内疚,尽管杀死的是作恶

    多端的野猪。这场屠杀因为使用了火焰喷射器,最后引

    起了野火,将沙洲上大片的马尾松林、红柳树丛烧尽,

    荒草更是在劫难逃。沙洲上的其他生物,长翅膀的多半

    飞了,不长翅膀的,有的钻洞避难,有的跳水逃命,大

    半还是被烧烤而死……

    那天,我在运粮河南岸的红柳丛中,目睹了沙洲上的浓烟和烈火,听到了爆豆般的枪声与野猪们发疯的叫嗥,我当然更嗅到了西北风吹送来的令我窒息的混合气味。我知道,如果我不是让出猪王之位,必将与野猪们同遭此难,但奇怪的是,我并不为此感到庆幸,我觉得,与其苟且偷生,还不如与野猪一起葬身火海。

    劫难之后,我泅水过河上了沙洲,看到一片片被烧成焦桩的树木,看到那些被烧成焦炭的猪尸,看到环沙洲水边那些被泡涨的动物尸体。我一阵阵地愤怒,一阵阵地痛苦,最后,痛苦与愤怒交织在一起,像一条双头毒蛇,啮咬着我的心……

    我没有想过要复仇,使我痛苦万端的是一种焦灼的情绪。这情绪使我一刻也不能平静,仿佛一个心理素质欠佳的士兵在大战之前那种状态。我顺着大河逆水而上。游累了便潜入河流两侧的茂密的柳丛,时而在河的左侧,时而在河的右侧。我沿着一条气味的踪迹前进。那气味由燃烧柴油的气味、焦煳猪尸的气味混合而成,有时也混进辛辣的烟草气味和劣质的白酒气味。当我追赶着这气味走了一天之后,我的脑子里才渐渐地出现了那艘罪恶累累的机动船的形象,好像是浓雾散尽之后出现的风景。

    那是一艘长约十二米的船。船体用厚达两厘米的钢板焊成,焊缝粗糙,呈现钢蓝色,尖利的边缘上挂着碧绿的水草。船头的钢架上,固定着一台二十马力的柴油机,柴油机带动一个螺旋桨做功。这是一个笨拙而简陋的钢铁怪物。它载着那几个猎人逆流上行。猎猪小组一共十人,其中那六个在县城里有工作的复员士兵完成任务后已经乘公共汽车先期回城,船上的人,是队长赵勇刚、猎人乔飞鹏、柳勇和吕小坡。随着人口暴增、土地锐减、植被破坏、工业污染等诸多因素的综合绞杀,高密东北乡地盘上连野兔野鸡也难见踪影,职业的猎人早已改行,这三人是例外,当年他们掠驴之功靠那两匹狼名扬全县,这次猎猪,更使他们成为众口传颂的英雄、媒体追踪的焦点。他们载着刁小三的尸体,作为这次狩猎活动的一个样板物,沿河上行,目的地是百里之外的县城。对这种时速最快可达十公里的铁壳机动船来说,到达县城,即便是匀速行驶,凌晨出发,傍晚也可抵达。但他们把这次航行,当成了一次夸功的游行。每到一个临河的村镇,他们就靠岸停泊,让当地的老百姓前来参观那所谓的猪王的尸体。他们把刁小三的尸体抬上岸,放在一个空阔之地,供村民们近距离地观看。一些有照相机的富庶人,还抓紧时机,让自己的家人以及芳邻好友与猪王合影留念。县报与县电视台的记者,一直紧密追踪报道。那种盛状,使记者们的笔端都带上了轻狂的感情。什么“万人空巷”啦,什么“观者如堵”啦。猎猪队中的吕小坡曾对队长赵勇刚提出过卖票参观的设想:参观者收费一元,合影者收费二元,摸着獠牙合影者收费三元,骑在猪身上合影者五元,与猎猪小组成员及猪王尸体合影者十元。他的提议让乔飞鹏和柳勇颇为心动,但却遭到了赵勇刚的拒绝。这人身高一米八,细腰阔肩,双臂长过常人,左足微跛,面孔瘦削,神情坚毅,看上去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每到一地,猎猪小组的人都会受到当地干部的盛情接待。席间,觥筹交错;桌上,珍馐罗列。总是由乔飞鹏讲述猎猪经过,总是由柳勇、吕小坡补充细节,每一次讲述都在添油加醋,每一次讲述都缩小着事实与小说的距离,每一次,赵勇刚都是闷着头喝酒,醉酒后,总是冷笑不止,让人莫名其妙。

    以上关于酒桌上的描写,自然又是来自莫言的小说。我无法在光天化日之下上岸跟踪他们,我只能在河中追随他们。

    属于他们的那个最后的夜晚寒风凛冽,几近全圆的月亮面孔青白,好像因水银中毒而死者的面孔,同样青白而阴森的光辉照耀着凝滞的水面。河水的流速明显减缓,河边浅水处已结了薄薄的冰层,泛着让人惊惧的刺目的蓝光。我蹲在右岸的红柳丛中,透过叶片凋零的赤裸裸的枝条,注视着那探到水中的用圆木搭建的简易码头,注视着靠在码头边上的铁壳船。这里是高密县的第一大镇,镇名驴店,因百年前驴贩子聚居而得名。镇政府那栋三层小楼里灯火辉煌,楼墙外贴着紫红色的瓷砖,好像涂了一层厚厚的猪血。招待猎猪英雄的宴会正在小楼内一个宽敞的房问里进行,不时有劝酒的声音传出。镇办公楼前面的广场上——连西门屯都修建了广场,镇上当然要有广场——灯火通明,人声喧胚,我知道这是镇上的百姓在欣赏刁小三的尸体,我还知道,必有保安手持警棍为猪尸站岗,因为盛传用野猪鬃毛制成牙刷可以令黑牙变白,那些为黑牙所苦的年轻人都觊觎着猪王的鬃毛。

    估计是二十一点左右的光景,我的等待有了结果。先是有十几个精壮汉子,用一扇门板四根杠子,抬着刁小三的尸体,吆吆喝喝地向码头走来。两个身穿红衣的妙龄女子,挑着红纸灯笼,在前边为他们引导,后边一个白胡子老者,用苍凉的嗓音、简单的旋律、枯燥的歌词,协调着他们的步伐。

    “猪王哎——上船啊——猪王哎——上船啊——”

    刁小三的尸体散发着臭气,看上去已经硬邦邦的,因为气候寒冷才没使它腐败瓦解。它被安顿在船上,使铁壳船的吃水明显下降。其实,我想,在我猪十六、“破耳朵”、刁小三三猪之中,它才是真正的猪王。它虽然死了,但仿佛活着,趴在船上,依然威风凛凛。青白的月光更增添了它的威仪,仿佛它随时都可以跃身大河或是纵身登陆。

    那四个已经喝得摇摇晃晃的猎人,终于出现了。他们在镇上干部的架扶下朝码头走来。也有两个红衣少女挑着红灯笼在他们面前引路。我已经靠拢到距离木码头只有十几米的地方,他们身上的酒气和烟味已经毒化了我面前的空气。我的心,此时反而平静了,十分平静,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我毫无关系。我看着他们上船。

    他们上船,与送行的人客套,说一些虚伪的道谢之词,码头上的人也用同样虚伪的话回赠他们。他们坐定了。柳勇用一根绳子拉动柴油机的飞轮,试图让柴油机工作,大概是因为天寒,机器难以发动,只好点火烘烤。用一团棉絮蘸着煤油引火,火焰焦黄,挤走月光,照见乔飞鹏黄色的脸,脸上瘪进去的嘴,照见吕小坡肿胀的脸和通红的肥鼻,照见赵勇刚冷笑着的脸,照见我的朋友刁小三那颗残缺的獠牙。我心愈加平静,宛若神像前的老僧。

    柴油机终于发动起来,可恶的声音在河上冲击空气和月光。船在慢慢移动。我是踩着河边的薄冰大摇大摆地走上木码头的,仿佛一头家猪从送行的人们身边走过。少女手中的灯笼在慌乱中燃成了两团火,为我的纵身一跳烘托了壮烈的气氛。

    我没有想什么,就像莫言那小子鹦鹉学舌般说过的那样,我只有动作,只有行动,只有对周围环境近乎麻木的、变形的、夸张的、不伦不类的生理性感受,没有思想,没有情感,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轻轻一跳,真的是轻轻一跳,就像传统京剧《白蛇传》开篇最浪漫的一场,化为美女的白蛇轻盈跳船那样。我耳边似乎响起由京胡演奏的轻松浪漫的过门,似乎听到了表示船被震动时的那一声锣响,似乎进入了一个与杭州西湖有关但却与高密东北乡这条大河无关的浪漫故事,将被人演绎,将被人传唱,将被人在传唱中演绎,将被人在演绎中传唱。是的,那一刻我没有思想只有感觉,而感觉几近梦境,梦境折射现实。我感到船体猛然下沉,在洪水几乎漫过船舷时又缓慢上升,船体周围,不是水,而是青蓝的玻璃碎屑向四面飞溅出去,无声的,即便有声也隔着很远很远,像一个人、一头猪在深深的水底所听到的,从岸上传下来的声音。你是莫言的密友,请告诉他这个小说秘诀:每逢重大情节,对所描写人物缺少准确的把握和有力的表现手段时,就让他把所有的人物摁到水里去写。这是个无声胜有声的世界,这是个无色胜有色的环境,是的,就权当一切都是在水底发生的。如果他听我的话,他就是一个伟大作家。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对你说;因为莫言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才让你把我的话对他说。

    船猛烈倾斜,刁小三似乎要站立起来。月亮像处在这种时刻的小说家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那位正弯腰发动机器的柳勇一头扎到河里,同样溅起蓝白的仿佛玻璃碎屑的水。柴油机跳动着,黑烟喷吐,声音非常微弱,不错,好像我的耳朵里灌满了水。吕小坡身体摇晃着,嘴巴大张,吐出气流和酒精分子,往后仰倒,半截身体在船里,半截身体在船外,腰部正好硌在坚硬的钢板船舷上,然后他就大头朝下扎到河水中,河水飞溅,无声,依然犹如青蓝的玻璃碎屑。我在船上跳动着,我五百斤的体重使小船大摇大摆。那个多年前就与我有过关系的猎猪队顾问乔飞鹏,双腿一软,跪在船底,连连叩头,状甚滑稽。我没有思想,更没去从脑海深处追寻那些陈谷烂糠,我一低头又一抬头,就把他扔到了船外。没有声音,河水如碎玻璃溅起。只有赵勇刚,这个生着好汉脸相的人,持一根木棍子——散发着也许是新鲜松木的香气,我不去想——对准我的脑袋就擂。我听到一声响,似乎是从头脑深处传导到耳鼓的。那根棍断成了两截,一截落水,一截在他手中。我无暇去顾及头痛与否,我盯着他手中那半截挑着月光犹如挑着化开的绿豆淀粉的棍子。棍子对着我戳过来,戳到我的嘴里。我咬住了它。他拽着它。用力。他的力量真大。我看到他涨红的脸宛如一盏与月光抗衡的灯笼。我一松口,类似奸计,实则无意,他仰面朝天跌到河里去了。这时,所有的声音、所有的颜色、所有的气味都轰然而来。

    我纵身跳下河,溅起数米高的浪花。河水冰凉而黏稠,犹如窖藏多年的酒浆。我一眼就看全了那四个在水面沉浮的人。柳勇、吕小坡,本来就醉得四肢无力头脑不清,此刻已经无需我帮他们死亡。赵勇刚,很像条汉子,假如他能挣扎上岸,就让他活着吧。乔飞鹏在我身边扑腾,紫色的鼻子露出水面,咻咻出气,令人厌憎。我用爪子敲了一下他的秃头,他不动了,头钻下水,屁股浮了上来。

    我顺流而下,河水与月光混合成的银白液体,犹如临近冰点的驴奶。后边,船上的柴油机发疯般狂叫,岸上一片惊呼之声。有一个声音在喊叫:

    “开枪啊,开枪!”

    猎猪小组的枪,早就被那六个先期进城的复员士兵带走,和平时期,为了消灭野猪,动用如此先进的武器,决策者日后受到了处分。

    我猛然潜入水底,像一个伟大小说家那样,把所有的声音都扔到了上面和后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莫言作品 (http://moy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