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作品->->正文

第七章

    那天早晨,杜大爷没有食言,他果真让我到他家去吃了一碗杂面条。他的老婆也就是杜五花的娘对我还挺亲热,我吃面条时她一个劲地往我的碗里加汤,好像怕我噎着似的。杜五花态度蛮横地对她娘说:“你一个劲地往他的碗里加汤干什么?”她娘说:“吃饭多喝汤,胜过开药方。”杜五花不理她娘,把一个咸鸭蛋几乎全抠到我的碗里。那黄澄澄、油汪汪的鸭蛋黄滚到我碗里时,杜大娘对着杜五花挤鼻子弄眼的。使眼色,杜五花装作看不见,连杜五花都装作看不见,我更没必要冒充好眼色。我毫不客气地一口就将那个鸭蛋黄吞了,免除了杜大娘再把那个鸭蛋黄抢走的危险。仓皇之间没顾上品咂鸭蛋黄的味道,这有点遗憾,但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因为在我吞蛋黄的同时,杜大娘抢蛋黄的手已经伸过来了。杜大娘气呼呼地说:“你这孩子,真是有爹娘生长无爹娘教养!人家都是一丁点一丁点地品品滋味,你竟然一口吞了!”杜五花替我帮腔道:“不就那么个鸭蛋黄嘛,您嘀咕什么?!让人吃就别心疼!”杜大娘愤怒地说:“不是我心疼,我是怕他吃坏了嗓子。”我说:“大娘您就放心吧,我跟方小宝打赌,空口喝了一斤酱油,嗓子还像小喇叭似的。”杜大娘撇撇嘴,转身走了。杜五花对我眨眨眼,鬼鬼地笑了。这一笑让我感到她和我心连着心,这一笑让我感动了许多年。

    那个白天,我和杜大爷牵着牛在村子里转。时而杜大爷牵着双脊在前,时而我牵着大小鲁西在前。我在前时我的心情比较好,因为看不到双脊的蛋子。我在后时我的心情很恶劣,因为我没法不看到双脊那越肿越大的蛋子。转入大街转小巷,起初我们身后还跟着几个抹鼻涕的孩子,但一会儿他们便失去了兴趣。小孩子们走了,苍蝇来了。起初只有几只苍蝇,很快就来了几百只苍蝇。苍蝇的兴趣集中在双脊的蛋子上。它们叮住不放,改变了那地方的颜色。苍蝇让双脊更加痛苦,我从它的眼神里看出了它欲死不能的神情。我折了一束柳条,替它轰赶苍蝇,但那地方偏僻狭窄,有很多死角,另外还要拂蝇忌蛋,所以也就干脆不赶了。

    杜大爷让我看着双脊,他去向麻叔汇报双脊的病情。

    杜大爷回来,气呼呼地说:“麻子根本不关心,说没事没事没事,他妈的巴子,他没看怎么知道没事?”

    这天夜里,大小鲁西开始认草了,但双脊的病情越来越重。

    第三天上午,我们不管大小鲁西了,放它们回了生产队的饲养室。我和杜大爷把全副精力放到双脊身上。

    我们一前一后,推拉着它在街上走。我们必须高度警惕着,才能防止它像堵墙壁一样倒在地上。

    我们把它拉到生产队饲养室门外。杜大爷提来一桶水,想让它喝点。但它的嘴唇放在水面上沾了沾就抬起来了。它的嘴唇上那些像胡须似的长毛上滴着水。清亮的水珠从它嘴唇上那些长毛上啪哒啪哒地滴下来,好像一滴滴眼泪。它的眼睛其实一直在流泪。泪水浸湿了它眼睛下边两大片皮毛,显出了明显的泪痕。杜大爷跑进饲养室,用一个破铁瓢,盛来了半瓢棉籽饼,这是牛的料,尽管这东西牛吃了拉血丝,但还是牛最好的料。只有干重活的牛才能吃到这样的好料。杜大爷把那半瓢棉籽饼倒进水桶里,伸进瓢去搅了搅。杜大爷温柔地说:“小牛,你喝点吧,你闻闻这棉籽饼有多么香!”双脊把嘴插进水桶里,蘸蘸嘴唇就抬起来了。杜大爷惊异地说:“怎么?你连这样的好东西都不想喝了吗?”拴在柱子上的那些牛们,其中包括大小鲁西,闻到棉籽饼的香味,都把眼睛斜过来。杜大爷说:“罗汉,你去跟麻子说吧,你是他的侄子,你的面子也许比我大。你去说吧,你就说双脊很可能要死。你说他如果不来,那么,牛死了他要负全部的责任,你去吧。”我跑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在生产队的记工房里看到了麻叔。

    我说:“双脊要死了,很可能马上就要死了……”

    麻叔正和队里的保管、会计在开会,听到我的话,他们都跳了起来。

    麻叔嘴角上似乎挂着一丝笑容,问我:“你说双脊要死?”

    我说:“它连香喷喷的棉籽饼都不吃了,它的蛋皮肿得比水罐子都要大了。”

    麻叔说:“我要去公社开会,王保管你去看看吧。”

    王保管就是那位因为打牛进过苗圃学习班的人。他红着脸,摆着手,对麻叔说:“这事别找我,跟牛沾边的事你们别找我!”

    麻叔狡猾地笑着说:“吃牛肉时找不找你?”

    王保管说:“吃牛肉?哪里有牛肉?”

    麻叔道:“看看,一听说吃牛肉就急了嘛!”

    王保管说:“吃牛肉你们当然应该找我,要不我这条腿就算白瘸了!”

    麻叔说:“徐会计,那你去看看吧。”

    徐会计说:“要不要给公社兽医站的老董同志打电话?”

    麻叔说:“最好别惊动他,他一来,肯定又要打针,打完了针还要换药,换完了药咱还得请他吃饭喝酒,队里还有多少钱你们也不是不知道!”

    徐会计说:“那怎么办?”

    麻叔道:“一个畜生,没那么娇气,实在不行,弄个偏方治治就行了。”

    我们在徐会计的指挥下,往双脊的嘴里罐了一瓶醋,据村里的赤脚医生说醋能消炎止痛。我们还弄来一个像帽子那样大的马蜂窝,捣烂了,硬塞到它的嘴里去,据徐会计的爹说,马蜂窝能以毒攻毒。我们还弄来一块石灰膏子抹到它的蛋皮上,据说石灰是杀毒灭菌的灵药。

    我真心盼望着双脊赶快好起来,它不好,我和杜大爷就得不到解放。但双脊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它的蛋皮流出了黄水,不但流黄水,还散发出一股恶臭。这股恶臭的气味,把全村的苍蝇都招来了。我们牵拉着他走到哪里,苍蝇就跟随到哪里。它的背弓得更厉害了。由于弓背,它的身体也变短了。它身上的毛也战起来了,由于戗毛,它身上的骨节都变大了。它的泪水流得更多了。它不但流眼泪,还流眼屎,苍蝇伏在它的眼睛周围,吃它的眼屎,母苍蝇还在它的眼角上下了许多蛆。它的蛋皮上也生了蛆。

    第四天早晨我们把双脊拉到麻叔家门口。麻叔家还没开门,我捡起一块砖头,用力砸着他家的门板。麻叔披着褂子跑出来,骂我:“浑蛋罗汉,你想死吗?”

    我说:“我不想死,但是双脊很快就要死了。”

    杜大爷蹲在墙根儿,说:“麻子,你还是个人吗?”

    麻叔恼怒地说:“老杜,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连句人话都不会说了?”

    “你逼得我哑巴开口,”杜大爷说:“你看看吧,怎么着也是条性命,你们把它的蛋子挖出来吃了,你们舒坦了,可是它呢?”

    麻叔转到牛后,弯下腰看看,说:“那你说该怎么办?”

    杜大爷说:“解铃还得系铃人,赶快把老董叫来。”

    麻叔道:“你以为我不急?牛是生产资料,是人民公社的命根子,死个人,公社里不管,死头牛,连党委书记都要过问。”

    杜大爷问:“那你为什么不去请老董?”

    “你以为我没去请?”麻叔道,“我昨天就去了兽医站,人家老董同志忙着呢!全公社有多少生产队?有多少头牛?还有马,还有驴,还有骡子,都要老董同志管。”

    杜大爷说:“那就看着它死?”

    麻叔搔搔头,说:“老杜,想不到你一个老中农,还有点爱社如家的意思。”

    杜大爷说:“我家四个女婿,三个吃公家饭!”

    麻叔说:“这样吧,你和罗汉,拉着双脊到公社兽医站去,让老董给治治。”

    杜大爷说:“简直是睁着眼说梦话,到公社有20里地,你让我们走几天?”

    麻叔说:“走几天算几天。”

    杜大爷说:“只怕走到半路上它就死了!”

    麻叔说:“它实在要死,咱们也没有办法,连县委书记都要死,何况一头牛?”

    杜大爷说:“我去了,家里那些牛怎么办?”

    麻叔说:“同志,不要以为离了你地球就不转了,让你去你就去,家里的事就甭管了!”

    杜大爷说:“好好好,我去,丑话说在前头,这牛要是死在路上,你们可别找找麻烦。”

    麻叔道:“还有小罗汉当见证人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莫言作品 (http://moy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