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四姐上官想弟的父亲,是一个江湖郎中。

    那是一个身材瘦削、鹰嘴鹞眼的青年人。他摇着铜铃,串街走巷,嘴里还吆喝着:“爷爷当过御医,父亲开过药铺,我辈穷愁潦倒,摇铃闯荡江湖。”

    母亲背着一筐青草从田野里归来,看到那郎中正在给一个老头捉牙虫。他端着一个小铁盒,拿着一把黑镊子,从老头的嘴里,夹出了一些白色的小虫。回家后,她把郎中捉牙虫的事儿告诉了正闹牙痛的婆婆。

    郎中让上官鲁氏端着灯盏,照亮上官吕氏的嘴。他用镊子拨拉着吕氏的牙齿,说:“大娘,您是火牙,不是虫牙。”

    他摸出几根银针,扎在上官吕氏的手上和腮上,又从背囊中摸出一包药粉,吹到她的嘴里。一会儿,吕氏的牙便不痛了。

    郎中在上官家东厢房借宿一夜。第二天又拿出一块大洋,要租借东厢房坐堂看病。婆婆一是因为郎中治好了自己的牙痛,二是看到了白花花的大洋,很痛快地便答应了。

    他的医道的确很高明。

    村中放牛的余四,脖子上生了一个疮,多年不愈,动辄流脓淌血,且奇痒难捱。郎中一看,便笑道:“曲曲小疮,好治。去找稀牛屎一泡,糊到疮口上。”

    人们以为郎中在开玩笑。

    余四说:“先生,拿着病人开心,伤天害理。”

    郎中道:“如果信得过我,就去找稀牛屎,信不过我,就另请高明。”

    第二天,余四提着一条大鱼来谢先生。他说,疮上糊上牛屎后,钻心要命地痒,一会儿工夫,钻出了一些小黑虫,痒也轻了。连糊了十几泡牛屎,疮口就收敛了。

    “简直是神医!”余四说。

    郎中道:“你这个疮,是个屎克螂疮。屎克郎见了牛屎,哪有不钻出来的道理?”

    郎中由此声名大震,在上官家住了三个月。他按月交纳房租饭费,与上官家相处得很和睦。

    上官吕氏向郎中请教生男生女的问题。

    郎中为上官鲁氏开了一个药方:“鸡蛋十枚,用香油、蜂蜜炒食。”

    上官寿喜说:“这样的药,我也想吃。”

    母亲对这个魔魔道道的郎中充满好感,她溜进了东厢房,对郎中吐露了丈夫没有生育能力的真情。

    郎中说:“那些牙虫,是预先放到铁盒里的。”

    当他确知母亲怀孕后,便告辞走了。临行时他把行医数月的收入都给了上官吕氏,并拜了她做干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莫言作品 (http://moy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